<sub id="fvjdz"></sub>

    <sub id="fvjdz"></sub>

      <sub id="fvjdz"></sub><sub id="fvjdz"></sub>
      <address id="fvjdz"></address>

        晉城原創音樂聯盟

        業內呼吁綜藝節目不僅要研發中國模式,更應注重“中國內涵”

        傳媒大眼2021-05-19 11:08:40

        傳媒大眼導讀:綜藝節目除了要自主研發“中國模式”,更要有“中國內涵”,用傳統文化充實節目方能“得天下”。


        來源:深圳特區報

        原標題:廣電總局開出“猛藥”限制引進模式,業內呼吁研發“中國模式”更要注重“中國內涵”——綜藝真人秀:“中國原創”究竟有多難?

        作者:楊媚


        實際上,從“熒屏爆款”《奔跑吧兄弟》到《我是歌手》,從剛開播的《極速前進3》到《花樣男團》,如今的真人秀節目大都引進自國外版權。這份通知對當下亂象橫生的熒屏可謂下了一劑“猛藥”。原創模式究竟難在哪?為什么電視人都熱衷于舶來品?中國的綜藝熒屏是否從此“變天”了?哪些領域和題材有扛起“中國原創”大旗的潛力?


        多位業內人士認為,綜藝節目除了要自主研發“中國模式”,更要有“中國內涵”,用傳統文化充實節目方能“得天下”。


        解讀——《中國好聲音》糾紛對撞政策調控,“舶來品”風險堪憂


        在這份被稱為“史上最嚴”的通知中,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下稱“總局”)要求大力推動廣播電視節目自主創新,提高晚間時段自主原創節目播出比重,同一檔真人秀節目原則上一年內只播出一季,每年黃金檔引進節目不超過一檔,中外聯合開發必須中方取得完全知識產權。



        業內分析,這樣一來,像《奔跑吧兄弟》這種一年播出兩季的盛況將不復存在,自第三季度開始綜藝熒屏將迎來原創爆發期。而受沖擊最大的莫過于曾創下最高收視紀錄的《中國好聲音》。


        早在今年年初,《中國好聲音》就鬧出“易主”風波:荷蘭模式方宣布取消對曾制作了四季該節目的燦星公司的授權,將中國地區版權轉授唐德影視。6月,就在燦星改以《2016中國好聲音》為名錄制全新原創模式的節目時,荷蘭模式方和唐德影視分別入稟法院狀告燦星節目名侵權,北京知識產權法院裁定燦星立即停止使用包含“中國好聲音”字樣的節目名稱等,唐德影視還向燦星公司索賠5.1億元。


        雖然目前該節目的中文名稱歸屬尚無定論,但總局的這份通知無疑讓糾紛雪上加霜。由于通知中規定“每個電視上星綜合頻道每年新播出的引進境外版權模式節目不得超過1檔,第一年不得在19∶30—22∶30之間播出”,無異于把唐德影視新制作的《中國好聲音》第一年挺進黃金檔的路給掐斷了。而燦星也不得不將節目名改成《中國新歌聲》后播出。


        資深電視制片人徐奔奔告訴記者,《中國好聲音》的糾紛恰好與總局下發通知在同一時間段,內外因素結合,讓業內對引進模式的風險越來越警惕,開發原創節目的重要性和迫切性越來越受到重視。


        “這是個好政策,可以培養更多創意人才。現在唯國外制作團隊論的趨勢確實需要打住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制片人說。


        現狀——山寨跟風、唯收視率論,原創之路舉步維艱


        事實上,“中國好聲音”節目名稱糾紛不僅反映了引進模式的困境,更折射出中國式綜藝節目當下面臨的集體困境:原創缺失,必將受制于人。


        “全世界的節目模式幾乎都被中國人買光了。”打造出《奇葩說》的米未傳媒CEO馬東指出。當今的綜藝熒屏,從《奔跑吧兄弟》、《我是歌手》到“常青樹”《緣來非誠勿擾》,最火的真人秀節目幾乎都引進自國外版權。



        自2010年《中國達人秀》開創綜藝熒屏引進模式后,這些年為何原創節目越來越少、國外模板扎堆出現?從創意角度來講,國內文化產業創新能力不足的問題已經不需贅言。從體制上來說,一位業內人士坦言,這與中國電視的競爭環境不無關系,很多節目缺少前期調研、佐證和策劃周期,“水土不服”的情況時有發生。


        “現在收視率決定一切,市場機制、評價制度都不完善。競爭如此慘烈,大家根本沒有時間、精力和資金去原創一欄節目。新節目上馬失敗,或許就從此影響你的團隊在臺里的運營。引進國外成熟的節目模板,成本低、風險小、回報高。”


        此外,國內版權意識不強也讓原創節目舉步維艱。辛辛苦苦打造的原創節目,一播出就被山寨,比如《笑傲江湖》火了,《我為喜劇狂》、《中國喜劇星》、《超級笑星》蜂擁而上。引進的國外模式也經常被克隆,打消了電視人的原創積極性:“好聲音”后有“夢之聲”,“爸爸去哪兒”緊接著“爸爸回來了”,“歌手”唱完還有“全能星戰”……


        “人才的匱乏是根本問題。”南京藝術學院傳媒學院副院長王方說,中國院校編導專業培養偏重技術,教學生怎么拍攝、剪輯,但很少教他們創意策劃。“真正健康的電視節目環境,可以‘拿來’,但更應注重研發,兩者齊頭并進。”


        但幾位制片人也提到,目前這股“買買買”的熱潮已開始褪去。“一方面是政策限制,另一方面是國內團隊逐步成熟,市場不會盲目相信國外模式,最重要的是優秀且適合中國的節目模式基本都被買光了。”


        展望——除了“中國模式”,還要有“中國內涵”


        經過六七年的“拿來”,總局的這份通知對于電視人研發原創模式無疑是一道強心劑。有人說,未來的衛視綜藝大戰或將迎來“得原創者得天下”的時代。在近年的原創探索中,文化類、喜劇類、語言類、音樂類綜藝節目都表現不俗。


        比如《中國好歌曲》專注于挖掘原創音樂,霍尊、莫西子詩、蘇運瑩等一批優秀音樂人和《卷珠簾》等原創歌曲從該平臺中脫穎而出。由《笑傲江湖》原班人馬打造的喜劇綜藝《笑傲幫》讓一大批素人笑匠有了展現空間,對喜劇真人秀的原創探索極為成功。還有文化類的《中國漢字聽寫大會》、《詩歌之王》、《中華好詩詞》、《唐詩風云會》等,用通俗易懂的形式向大眾傳播了漢語之美,點贊者眾。



        在網絡平臺播出的語言類真人秀《奇葩說》每季都獲得高收視,這讓馬東對“原創模式”充滿信心。他認為,節目模式固然很重要,但也并非萬能。“每檔節目都由細節堆積而成,形式感不是決定性因素,再老套的節目也能做出新鮮感。”


        徐奔奔說,這些綜藝節目的成功有著共通之處,那就是“秀”和“文化”緊密結合,以“史”為核、以“秀”為表,相輔相成、相得益彰,既“有意思”更“有意義”,為真人秀節目增加了文化含金量。


        “綜藝節目從‘中國制造’升級為‘中國創造’才能真正崛起。要培育出吸引世界目光的‘中國形式’,深耕本土、向傳統文化要靈感是根本之道。”





        国产高清亚洲精品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心月网